陆佰伍什

您好。
圈名是六百。
有女朋友,圈名是璃/Re
关键词:凹凸/小英雄/宝石之国/lovelive/楚留香/原创/孩厨。
半只脚在BTS和全职猎人。
雷点不多。
头像是罐罐画的我女儿。

Waiting.

84、85、86。

她数着从头顶掠过的飞鸟。

她已经是不知第几次在傍晚来到这个站台。

夕阳逐渐染红整片天空,也染红她白色的衣裙。自动贩卖机也被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辉。站台上除了她一个人都没有。

偶尔有飞鸟掠过。

这虽然是个荒僻的地方,但鸟意料之外的很多。尤其在黄昏,当整个世界沉浸在橘红色的温柔之中的时候,天空中就会出现归巢的鸟儿。一只,两只,而后越来越多。天色暗下来之后,便只能偶尔听到一两声鸟鸣。

她没等到那辆列车。

嗯,这是意料之中的。

她拉紧毛衣开衫,转身往回走。

此时天空中已经能看到几颗星星了。

她的家离车站很近,步行三分钟就能到。这是一个小小的山坡,大抵是一个驿站似的地方。这周围只有零散的几间木屋,她的家是其中一间。她打开门,看着这个无比熟悉而又温暖的地方。

这是我的家,她在心里默念。

她生起炉火,脱掉了毛衣外套。她搬出一个木箱子,打开,一遍又一遍地读着里面的信件。

“这儿可真美 这儿有粉色的云 真想你也能一起来看”

“那边要下雪了吧?记得穿上我送你的毛衣。它会很暖和。”

嗯,我有穿。她在心里回答。

即使她已经回答了无数遍。

“8月28日”

“10月4日 ”

“12月8日”

所有的日期后,都没有落款。她已经忘记了自己在等谁,也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等那个人。信件自从去年12月之后就再也没有寄来,她也不知道为何心里会有不安的感觉。于是她每天都去车站,去等那个人。

她从没见过有车驶过这儿,可她依旧会去等。就像瞎子渴求光明,她在渴求着某些不可名状的东西。

在一个黄昏,几只鸟从树上飞起,停在较低的枝丫上。树下有两个孩子,他们躺在树下,闭着眼,像是做了个很长的美梦。天空是橘红色的,大片大片的火烧云像是贵妇的纱巾。就连空中漂浮着的细小灰尘,都发着金光。

她无数次梦到这个场景。但她很确信,那两个孩子,没一个是她。她不清楚为什么她会梦到这样的场景,即使那个画面带给她无比熟悉的感觉,如同这个木屋给她带来的温暖一般。

她把信放回箱子,躺到床上,用毛毯包裹住自己。

窗外也许已经开始下雪了吧,她想。她闭上眼睛。

第二天的傍晚,她又出现在了站台上。

轨道上的积雪告诉她,昨晚确实下雪了。真冷啊,她呼出一口白气,等待第一只出现的鸟。

但她没有等到。

她忽然意识到,鸟儿都已经飞往南方过冬了。

突如其来的失落占据了她大半胸腔,心里有什么就像要溢出来一样。她到底是在等那个人,还是在等橘红色的黄昏和那群鸟?

她跳下站台,脱掉了毛衣外套和鞋。她赤着脚在积雪的轨道上奔跑,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身子变得好轻。

她明白了。


我是一只鸟,

她想。



评论

热度(1)